印度对华贸易“以攻代守”或携手中国掘金第三国

2016-12-28 17:27

浏览数(709)

编辑 : 外贸资讯

    4月14日,印度工业联合会主办的第一届印度商业论坛在北京召开。

    这场由印度民间团体主办,题为“中印在经济危机背景下机遇与挑战”的研讨会体现出一个信号——中印双方对于双边贸易的看法正在改变。

    就在两个月前,中印双方还因不断升级的玩具贸易摩擦引发广泛关注。而2009年1-3月,全球共有11个国家和地区对华产品发起“两反两保”(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和特别保障措施。)调查。在全部25起调查案中,印度占8起,位列第一。

    在本次研讨会上,论及印度对中国长期保持的逆差情况以及中印未来贸易发展的趋势,印度驻华大使拉奥琦女士表示,“印度将努力扩大向中国的出口。”

    “从杜绝中国产品进口,到努力扩大向中国出口,这是一个思路的转变,”参加该研讨会的中国社科院亚太所所长孙世海告诉本报记者,“这同时也表明G20后,中印双方在兑现自己关于避免贸易保护主义的承诺。”

    玩具启示录:印度思维转变

    就在两个月前,中印的贸易摩擦还引发了广泛关注。

    1月23日,印度外贸局宣布停止进口中国玩具半年,而且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在遭到中国抗议后,2月初印度政府再次抛出强硬措施——全面杜绝中国玩具进口管道,强调包括经由第三国进口的途径。为此,中国外交部还特意照会了印度驻华大使拉奥琦女士。

    一个月之后,事情发生了戏剧化的转变。3月2日,印度政府再次发表声明称,“从现在起,可以从中国进口玩具,条件是进口产品需经过国际消费安全机构的认证,例如国际标准化组织(ISO)等。”

    仅仅5周时间,印度政府即推翻了自己宣布的进口禁令。据印度媒体报道,1992-2003年,印度玩具厂商每周从中国进口120万件玩具,尤其到1997年之后,中国玩具一度占据了印度80%的市场。自从1月份对中国玩具实施为期半年的进口禁令以后,印度进口商和批发商的玩具库存迅速减少,玩具价格因此大涨30%-100%不等。

    中国社科院亚太所研究员刘小雪告诉本报记者,印度长期处于贸易赤字,对贸易伙伴国家一直保持着保守的贸易态度。仅2008财年,印度整体贸易处于逆差状态,逆差金额达1123亿美元。从2007年起,中国成为印度第一大贸易伙伴,从这个角度看,“中国成为印度长期贸易保护的目标”。

   印度工业联合会总干事乾德杰(Chandrajit Banerjee)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进一步表示,“印度对华的贸易逆差其实与中国无关,印度自身经济结构需要完善”。

   乾德杰介绍说,在印度向中国出口的产品类别中,原材料和铁矿石一直位居前列。而近年来,随着钢铁价格的剧烈波动,中国对于铁矿石的需求逐渐下降,这也进一步扩大了中印的贸易逆差。

    乾德杰认为,印度应该努力发展更多高附加值的产品,加强服务业的出口,这样不仅可以促进自身经济结构的调整,也有助于消除印度对华逆差。中国则应继续扩大内需,扩大国内的市场,为本国和国外企业提供商业机会。

    “我们更应该着眼于双方合作的空间,而非互相树立壁垒。”

    掘金中国内需+并肩投资第三国

    在论坛现场,印度贝姆勒股份有限公司(BEML Limited)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凯·文克塔史瓦米(K Venkataswamy)向记者仔细展示了自己公司的产品名录。

    这家由印度政府控股56%的机械生产公司希望能向中国出口更多的机械设备,凯·文克塔史瓦米指着产品名录上的火车车厢告诉记者:“中国颁布了经济刺激计划,我希望我们可以中标中国铁路建设相关项目。”

    事实上,在中国贸促会副会长王锦珍认为,中国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为双方开拓了巨大空间。仅以铁路为例,中国将筹建1400公里长,每小时350公里的高速铁路。仅此一项投资总额约为3000亿人民币

    王指出,中国在一周前刚刚公布了新的医改体系,整个医疗系统,尤其是农村医疗体系将得到很大改善,预计总投资额达1500万元。这意味着更大的医疗器械、医药产品市场。而在印度国内经济总值中,制药业居主要地位。

    中国经济刺激计划的另一个重点在于,将在科技和教育领域加大投资力度。乾德杰向记者表示,印度也正希望就教育业跟中国促进合作,印度享誉盛名的软件外包业也许可以从中获益。印度塔塔咨询公司(TSC)也正在筹谋今年在四川兴建新的研发中心。

    但社科院研究员刘小雪向本报记者表示,虽然迹象可喜,但实际上中国和印度的合作仍有挑战存在。中国和印度之间仍然存在“疏离”的关系,印度公民英语教育普及率高,相较于中国市场,西方客户由于语言、历史的渊源,似乎更容易沟通和合作。

    印度驻华大使拉奥琦在演讲中提到,中印之间除了在生物制药、IT、物流运输业合作之外,也许还应该在更多国家展开合作。

    乾德杰进一步解释说,欧美传统市场的衰退为出口带来不利影响,印度也将出口目标转向拉丁美洲、非洲,以及中国市场。而这些新兴市场同样也是中国的目标。

    “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合作,通过经济的互补性共同为第三方国家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乾德杰说。

    乾德杰表示,双方在基础建设招标投资领域的确存在竞争性,但在其他一些方面则存在互补。“中国的制造业闻名于世,而印度则在服务培训、技术教育领域享有盛名,为何不能合作呢?”

    不管怎样,“中印不是对手,合作是主题。”拉奥琦大使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