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铂:轮胎特保案不合理 但将配合政府决策

2017-01-03 11:40

浏览数(1011)

编辑 : 专题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输美轮胎特保案”令中国的轮胎制造工业和轮胎产业工人的前途变得模糊起来。应美国工会而发起的特保案调查已经到了关键性的时刻。可是,出口到美国的不仅有中国的自主品牌轮胎,同样也包括了美国品牌的轮胎。

    日前,固铂轮胎橡胶公司(COOPER TIRE & RUBBER COMPANY,以下简称为“固铂轮胎”)针对输美轮胎特保案发表了官方声明,成为业内第一家对此发表意见的美资轮胎企业。固铂轮胎的声明表示“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提案是不合理和不可接受的”,将损害市场秩序和消费者利益,但固铂轮胎最终将“对(美国)政府的最终决策予以全力配合”。

    据悉,固铂轮胎在华共有两家合资公司,其中固铂成山(山东)轮胎有限公司生产和销售高性能乘用车子午线轮胎、卡车及客车轮胎及工程胎,年产超过1000万条,供应国内及国外各大市场;另外一家为固铂建大(昆山)轮胎有限公司,位于江苏省昆山市,由美国固铂轮胎橡胶公司和台湾建大轮胎合资于2007年初建厂,年产超过300万条轿车轮胎,全部用于出口北美市场。

    目前尚未有其他外资轮胎企业对此案发表看法。假如奥巴马政府按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要求最终裁定对中国产乘用车和轻型卡车轮胎连续3年分别加征55%、45%和35%的关税的话,固铂轮胎在华合资企业——尤其是昆山工厂——无疑将受到较大影响。但即使奥巴马政府作出不利于中国轮胎出口的裁决,中国方面也仍然有可能将此案提交至WTO寻求“翻案”。

    输美轮胎特保案进程回顾

    4月20日:应美国部分轮胎生产工人的请求,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申请,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对中国生产的乘用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发起特保调查。

    6月29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初步建议:对中国制造的乘用车和轻型卡车轮胎产品连续3年分别加征55%、45%和35%的关税。

    8月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华盛顿举行听证会,听取各方意见,中方组团赴美应诉。

    9月2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将前向美国总统提出建议。

    9月17日:美国总统做出是否采取措施的最终决定的截止日期。

    附录1:固铂轮胎橡胶公司关于输美轮胎特保案的声明(中文版)


    固铂轮胎橡胶公司一贯坚持和倡导自由公平的贸易原则,这一原则使市场得以健康成长。固铂轮胎认为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提案是不合理和不可接受的,此项提案将对市场秩序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同时,此提案也将对美国本土消费者产生负面影响且无法达到解决问题的初衷。


    固铂轮胎橡胶公司对此表示了积极的反应态度,公司高层已经分别与负责中国事务的美国助理商务代表和中国代表团会见并表明我公司的态度和立场,同时回答了各方的疑问。


    对于提案最终被奥巴马总统采纳的可能性,固铂轮胎公司正在评估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但无论结果如何,公司将对政府的最终决策予以全力配合。


    固铂轮胎秉承多年来专注客户服务的优良传统,在推进本公司全球竞争力的同时,将不遗余力地支持其客户和消费者。公司已经准备了一系列计划来应对多种可能的情况。这些计划将有效地平衡公司对客户的支持和企业本身的利益。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事件的发展。

    附录2:何谓“特保”

    “特保”是“特定产品过渡性保障机制”和“特殊保障措施”的简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WTO议定书(中文参考译文)》第十六条对“特定产品过渡性保障机制”描述如下:

    1.如原产于中国的产品在进口至任何WTO成员领土时,其增长的数量或所依据的条件对生产同类产品或直接竞争产品的国内生产者造成或威胁造成市场扰乱,则受此影响的WTO成员可请求与中国进行磋商,以期寻求双方满意的解决办法,包括受影响的成员是否应根据《保障措施协定》采取措施。任何此种请求应立即通知保障措施委员会。 
    2.如在这些双边磋商过程中,双方同意原产于中国的进口产品是造成此种情况的原因并有必要采取行动,则中国应采取行动以防止或补救此种市场扰乱。任何此类行动应立即通知保障措施委员会。 
    3.如磋商未能使中国与有关WTO成员在收到磋商请求后60天内达成协议,则受影响的WTO成员有权在防止或补救此种市场扰乱所必需的限度内,对此类产品撤销减让或限制进口。任何此类行动应立即通知保障措施委员会。 
    4.市场扰乱应在下列情况下存在:一项产品的进口快速增长,无论是绝对增长还是相对增长,从而构成对生产同类产品或直接竞争产品的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损害或实质损害威胁的一个重要原因。在认定是否存在市场扰乱时,受影响的WTO成员应考虑客观因素,包括进口量、进口产品对同类产品或直接竞争产品价格的影响以及此类进口产品对生产同类产品或直接竞争产品的国内产业的影响。

5.在根据第3款采取措施之前,采取此项行动的WTO成员应向所有利害关系方提供合理的公告,并应向进口商、出口商及其他利害关系方提供充分机会,供其就拟议措施的适当性及是否符合公众利益提出意见和证据。该WTO成员应提供关于采取措施的决定的书面通知,包括采取措施的理由及其范围和期限。

6.一WTO成员只能在防止和补救市场扰乱所必需的时限内根据本条采取措施。如一措施是由于进口水平的相对增长而采取的,而且如该项措施持续有效的期限超过2年,则中国有权针对实施该措施的WTO成员的贸易暂停实施GATT1994项下实质相当的减让或义务。但是,如一措施是由于进口的绝对增长而采取的,而且如该措施持续有效的期限超过3年,则中国有权针对实施该措施的WTO成员的贸易暂停实施GATT1994项下实质相当的减让或义务。中国采取的任何此种行动应立即通知保障措施委员会。

7.在迟延会造成难以补救的损害的紧急情况下,受影响的WTO成员可根据一项有关进口产品已经造成或威胁造成市场扰乱的初步认定,采取临时保障措施。在此种情况下,应在采取措施后立即向保障措施委员会作出有关所采取措施的通知,并提出进行双边磋商的请求。临时措施的期限不得超过200天,在此期间,应符合第1款、第2款和第5款的有关要求。任何临时措施的期限均应计入第6款下规定的期限。

    8.如一WTO成员认为根据第2款、第3款或第7款采取的行动造成或威胁造成进入其市场的重大贸易转移,则该成员可请求与中国和/或有关WTO成员进行磋商。此类磋商应在向保障措施委员会作出通知后30天内举行。如此类磋商未能在作出通知后60天内使中国与一个或多个有关WTO成员达成协议,则请求进行磋商的WTO成员在防止或补救此类贸易转移所必需的限度内,有权针对该产品撤销减让或限制自中国的进口。此种行动应立即通知保障措施委员会。

9.本条的适用应在加入之日后12年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