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长沙中联重工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展之路

2017-01-03 14:24

浏览数(742)

编辑 : 品牌故事

    在中国工程机械的品牌星空,中联重科似乎总是收敛自己的光辉。

    行业里一出出折子戏“你方唱罢我登场”总是热闹不绝,而中联重科依然从容于“至诚无息,博厚悠远”。

    但这一切,无改于中联重科成为中国工程机械利润率最高的、最具成长性的企业。而对于湖南的新型工业化战略而言,中联重科的成长甚至带动了一个产业的兴盛。如今,长沙工程机械产业年销售收入已达数百亿元,产业集群已是生态莽原。

    4700米,这是卓越企业与优秀企业的分界点,也是中联重科能量爆发的高峰。而中联重科的竞合理念正是这种能量轨迹的出发点,中联人的心中始终是产业发展的蓝色梦想。

    青藏铁路,是一条天路;

    要理解中联重科,就首先尺度一下她曾经达到过的高度。

    机械设备如同一个人,在缺氧条件下也会运行艰难。青藏铁路要修建成功,就必须有与其高度相匹配的筑路装备。

    国外进口的筑路装备,同样也不能满足青藏高原的施工条件。

    这就是一个征服高度的事业。

    上个世纪70年代,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老一辈科研人员和中科院、铁道兵的专家一起进行青藏铁路施工机械试验工作,为青藏铁路二期施工打下了第一个勘探桩基孔。

    2001年初,中联重科决定为修建青藏铁路研制高原型振动压路机、高原型混凝土泵、混凝土布料机等高原工程机械。

    2001年8月,中联的高原型振动压路机在青藏铁路沿线西大滩,通过了机械工业高原工程机械产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的检测和认证。也就在这个月,中联的高原型混凝土泵运往昆仑山口隧道工地。而后,中联成为青藏线上混凝土泵所占份额最大的供货企业。

    青藏线海拔4000米以上的施工段,绝大多数是中联的压路机,海拔4700米以上的施工段,全部是中联的压路机。

    4700米,是工程机械装备业的世界高度,是卓越企业与优秀企业的临界点。

    让我们暂时告别对高度的景仰,再度回到对中联重科出发之处。

    在湖南长沙,从黄花机场到市区不足15公里的范围内,聚集着中联重科、三一重工与山河智能三家工程机械装备业上市公司。这在世界范围内也是绝无仅有的。

    这一产业格局很自然让人想起美国的汽车名城底特律:在那里聚集了通用、福特与克莱斯勒三大世界级汽车制造商,底特律也因此成为名副其实的汽车之城。

    长沙,这一历史名城,有一天城市的别名会不会是“装备制造之都”?这不是不可能的。三家上市公司,行业年销售额达300亿元人民币,装备制造业已经成为这个城市的工业支柱。

    独木难成林。林者,生态之谓也。

    中国工程机械装备企业多数以城市名作为企业名或品牌名的限定词,如徐工、柳工等。在这些城市里,品牌都是一枝独秀。只有长沙的工程机械装备业在上演“三国演义”。

    长沙的“三国”之所以能够鼎立,是因为各品牌间有着独特的气质。

    中联重科,科研院所的血液里流淌着老成持重,科技人员创业型企业又为其平添了坚韧与无畏。

    三一重工,以民营企业所特有的灵活机制而在产业内迅速崛起,外向奔放。

    山河智能,以中南大学为背景,游走于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之间,在挖掘、桩工机械领域中异军突起。

    人们说,因为有了中联,三一从娄底山区来到了省会长沙,因为有了中联和三一,工程机械产业从此有了跨越式发展的磁场,各种要素的汇集使山河智能一蹴而就占有一席之地。

    从中国机械装备业的大势来看,打造世界级品牌的课题已经提到议事日程。

    长沙的工程机械装备产业集群,很可能就是中国工程机械装备业世界级品牌的摇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