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企业深陷“价格大战”的隐忧

2017-01-04 09:37

浏览数(999)

编辑 : 行业动态

      经济回暖已是不争的事实,海外订单蜂拥而至就是明证。从不少东莞玩具企业老板的口中得知,他们的企业订单已经排到了今年12月份,而同期只能排到10月。这对东莞玩具企业来说,确实是个利好消息。

但订单的增加并非皆大欢喜。随着国际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东莞的优势逐步弱化。尤其是金融危机以来,海外采购商更是直接抄底,基本不容玩具企业讨价还价。如一款公仔客户报价6元,市场均价6.5元,而成本大约为5元左右,做还是不做?答应了,可能这个客户还是会流失,因为有不少经过金融危机幸存下来的企业为了抢客户,哪怕4.5元也就是说亏本都会去接这个单。这样的情况早不是什么新鲜事,市场上为了单价降一毛钱而杀到红海一片的屡见不鲜。

在市场经济环境中,任何行业只要不存在垄断,那么出现价格战是必然的,而在某种程度上,价格战是商战中效果最明显使用最方便的一种竞争手段。惨烈的价格战在中国市场的首演始于长虹的自杀式降价,而事实证明这正是一个悲剧的开始。此后价格战扩散到汽车、航空、钢铁、机械等行业,许多企业为了求生存求发展,抢占市场份额,不得不参与激烈的价格大战。尽管价格战在优化资源配置、扩大商品市场占有率、降低成本、配套行业链的同步发展等方面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在其背后的负面影响和弊端十分明显。

有人打比喻,假设芭比娃娃在海外可以卖到10美元,那么离开中国时候的价格其实只有50美分。这50美分除了必要的生产成本之外,还要应付层出不穷的欧美(甚至是印度)玩具标准,成本不菲的检测费用。但就为了这50美分,依然有大批玩具企业不惜一切代价要挤进供应商的行业。而这个过程中,不惜一切代价的手段中最直接的招数就是“降价”。由于大多数玩具企业都是同质化经营,因此价格大战甚嚣尘上,到后来甚至演变成亏本接单的自杀式降价,这种非理性的竞争手段,伤害的不仅仅是某个玩具企业个体,对整个东莞玩具行业的良性有序发展都造成了强烈冲击。

很难想象,采购商与生产商之间谈判的筹码已经残酷到为了一个美分都寸土必争的境地,而东莞玩具企业却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这对拥有3000多家玩具企业、产能占全国40%的东莞玩具业来说,实在太过悲哀。

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已是大势所趋的当下,和东莞另外的七个支柱产业相比,东莞玩具企业目前硬伤累累,呈现出集体性的涣散和迷茫,各自为战、行动迟缓、鲜有亮点,同质化严重,没有创新,技术更新缓慢,缺乏差异性,最终以致互相倾轧的价格战还如火如荼地上演。这样的产业模式和行业现状不禁让人深感忧虑:即使挨过了经济危机,迎来了大批订单,为东莞GDP创造百分点的贡献后,只要深层次的结构危机一日不解决,终究芒刺在背,会给整个行业的未来埋下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