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全年价格走势在于管理好通胀预期

2017-01-11 16:24

浏览数(935)

编辑 : 人民日报

    2010年开年伊始,通货膨胀会不会现身,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热点问题。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2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涨幅达到2.7%时,人们的通胀预期似乎陡然高涨。西南5省市区的大旱,也让许多人产生了粮食涨价、进而拉动通货膨胀的联想。 

为平复社会的通胀预期,国家发改委、国家统计局做了许多说明。国家发改委近日再次出面说明,2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上升主要受春节和雨雪灾害天气偏多等季节性、临时性因素影响。今年以来,我国出现多次大范围暴风雪等恶劣天气,2月份以后各地雨雪天气依然偏多,造成鲜菜、鲜果、水产品等鲜活农产品运输受阻,供应减少,价格持续大幅上涨,春节之后也无明显回落。在2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2.7个百分点中,翘尾影响约为0.9个百分点,新涨价因素影响约为1.8个百分点。其中,鲜果、鲜菜、水产品价格上涨合计影响1.2个百分点,占新涨价因素的66%。与往年相比,在考虑异常天气的情况下,2月份CPI环比上升1.2%,低于过去4年春节所在月份1.25%的平均涨幅。因此,当前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上涨仍处在正常水平。从后期走势看,随着天气逐渐转暖,水果、蔬菜、水产品等鲜活农副产品价格开始季节性回落。受供应充足、需求减弱等多种因素影响,猪肉等价格也将继续下跌。综合各种因素,国家发改委预计一季度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平均涨幅在2%—2.5%之间,处于温和上涨区间。
 

对于全年的价格走势,专家分析,推动价格上行的压力在于输入型通货膨胀、资源价格上涨等因素,与此同时存在产能过剩、粮食连续6年丰收以及政府控制通胀措施等抑制价格上涨的因素。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在分析改革开放30年来发生的几次偏高通胀的规律性时表示,这几次大的通货膨胀都出现了三件事碰头:第一就是经济过热,比如说1994年,CPI涨幅达到了24.1%,当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61%;第二是农业特别是粮食出了问题;第三是货币和信贷的过量发放。如果三个因素碰到一起,就躲不过通货膨胀。最近,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处理好三个关系:保持经济平稳较快成长、加大结构调整力度、管理好通胀预期。“尽管3%是难度很大的指标,但是我相信在宏观调控作用下,我们能够完成和实现这个指标。”  

既要关注居民消费价格变动,更要关注资产价格变化 

当前的宏观调控不仅要关注CPI、PPI这样的价格指数,更要关注资产价格变化。 

在日前召开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经济学家樊纲提出,回想过去30年的主要危机,不是由通货膨胀而是由财产泡沫、资产泡沫而导致的。去年中国经济实现8%以上的增长,不仅因为政府采取了强有力的宏观政策,更重要的是,中国在过去几年一直在采取宏观调控措施,在压泡沫、压膨胀,所以没有使经济像其他一些经济体一样达到大泡沫的程度。“没有大泡沫,后面就没有大危机,调控起来相对容易。这就给我们一个启示,要做逆峰调节,特别重要的是,要在繁荣期采取反周期的政策,而不是在繁荣期看着泡沫起来,失于监管、调控,等泡沫大了,危机的发生就不可避免。” 

樊纲说,从今年开始,中国经济又会进入一个新的繁荣期。因此,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管理繁荣,通货膨胀率、房地产泡沫、资产泡沫这些问题一定程度上也属于繁荣期的问题。“我个人认为通货膨胀的威胁有,但是近期看,还不是特别大。对中国来讲,更重要的是关注资产泡沫,宏观部门不仅要看到通货膨胀,而且要看到更广泛的问题,管理资本市场、管理资产泡沫是要着重考虑的。”

在这个论坛上,重视资产价格变化的声音同样也来自国外的经济学家。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思说:“发现资产泡沫是比较困难的事情,有的时候干预资产泡沫也比较困难,我想所有人都同意,资产泡沫往往与宽松的信贷政策以及很高的杠杆率是相随的。”虽然人们对资产泡沫的概念还不是很明确,但为了避免历史的重演,各国中央银行不能把通货膨胀作为唯一考量的问题,还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关心资产泡沫以及如何适时进行监管干涉的问题。 

野村控股株式会社董事长氏家纯一根据日本的经验说,当资产价格上升时,经济活动会被信用扩张刺激,即使存在时滞,最终仍将导致物价上升,所以中央银行制定货币政策时,要关注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和资产价格的变化。上世纪80年代后期,当日本经济发生泡沫时,政府干预资产泡沫的时机过晚、措施过少,导致即便在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后,股价和地价还是分别继续上涨半年和两年以上。在中国,房地产价格上升正在加速,正在达到需要警戒的水平;而且随着经济的复苏,面临着越来越大的通货膨胀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