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货币政策:从“三新丁”到“松紧带”

2017-01-11 16:48

浏览数(994)

编辑 : 国际金融报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在刚刚召开的2010年第一季度例会上透露,将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货币信贷总量适度增长。货币信贷总量由之前的“合理增长”变更为现在的“适度增长”后,引发很多媒体的猜想,纷纷揣测当局的用词、用意。更有媒体称在这次例会上,央行已经开始微调口径、微调政策,从而引发市场对货币政策转变的担忧。

    毕竟,目前2.7%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与2.25%的一年期存款利率已现倒挂,人们的担忧情绪和加息揣测实属正常。但是,央行此次将“合理增长”的用词变更为“适度增长”,是不是意味着货币政策开始调整则另当别论。实际上,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基调并没有改变,政策本身并没有调整。目前货币政策就是适度宽松,只不过在2009年执行了一个“超度”宽松后,进行适当修正,使货币政策回归“适度宽松”。所以现在只是执行环节的微调,将信贷分配给需要资金的地方,而非像去年“信贷井喷”时那样,甚至把资金给了资金使用效率低下的企业。
   至于这次例会的“亮点”,首先就是货币政策委员会的学者委员“扩容”至三位。对于此次央行新晋的三位学者委员(周其仁、夏斌、李稻葵),业界给予了高度关注。对此不乏批评之声,认为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此番增加学者委员用意有二:一是想在理论上武装自己,帮助自己对上(国务院)充当“说客”,增加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的独立性。一直以来,央行的货币政策都是“照谱弹奏”,即由国务院制定方针政策,央行悉数执行,想增加独立性就得有说服力、得有说客。此外,央行引进著名学者当委员似乎有应付和引导“舆论”之嫌,想借主流学者之口来还击货币政策的批评者。
   在现有的任命制环境下,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在历届学者委员中,也不乏吴敬琏、余永定这样有责任感的学者委员。所以,笔者希望这三位新进的委员也能够保持独立性,切勿变成央行的“货币政策打手”,而要发挥真正的“外部性”作用。
   其次,会议强调,要继续完善商业银行内部治理结构,建立科学有效的业绩考核制度和风险管理制度。目前,一些国有银行为了扩张规模、完成指标和业绩,不顾一切放大信贷规模,毫不顾忌资本充足率等风险控制指标。去年的“信贷井喷”就是最好的佐证,商业银行缺乏节制地放贷,结果在资本充足率不足时,就向股民伸手圈钱以填充资本金。如果继续纵容商业银行盲目扩张,则会与货币政策和宏观调控的方向背道而驰。
 
再次,会议强调,要商业银行把短期目标和中长期发展目标有机结合起来,努力做到信贷资金的相对均衡投放,即“信贷资金要相对均衡投放”。这几句话虽然很短,但饱含深刻意义:其一,信贷投放进度要均衡。有媒体称监管部门将今年四个季度的信贷投放进度安排为3∶3∶2∶2,以修正去年的5∶3∶1∶1,若按照这个比例,今年一二月份人民币贷款新增为2.09万亿元,那么3月份只剩下1300多亿元的信贷额度,3∶3∶2∶2显然不太可能。今年很有可能会呈现4∶3∶2∶1,对于信贷投放进度进行适度控制非常必要,如果毫不节制地放贷,自然又会出现去年的“信贷井喷”。其二,信贷投放的行业要均衡。去年“信贷井喷”的过程中,大部分贷款都配置给了政府化项目,给了央企、国企和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给了“铁、公、机”等中长期项目,从而“绑架”了未来的货币政策。显然,商业银行对项目贷款的方向必须要进行调整,应该多元化,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其三,贷款的期限配置要均衡。在存、贷款期限配比上,商业银行的中长期贷款和短期贷款分配不当,导致“短存长贷”,使得商业银行的经营风险随之增大。显然,调整信贷的期限错配迫在眉睫。其四,就是贷款的周期分布均衡。比如一个项目需要投资10个亿,项目的建设周期为3年。显然,商业银行不能一次性发放10个亿的贷款。否则,多余的贷款资金必然会流入股市和楼市,以此博取风险收益,来弥补“杠杆”利息。
   最后,会议强调,要促进全年货币信贷调控目标的实现。从这句话来看,今年7.5万亿元的信贷目标显然是一个总量控制目标,并非2009年的5万亿元“底线”控制目标。因此,货币政策在今年的执行环节中适度收紧是必然的,但货币政策的调整则应该慎重。